成年人二其他直播直播

  

(十分感谢‘想不到名称’的10000打赏!‘乔奈生’的1888打赏!以及‘无风皓天’的打赏!)

“嗡————!”

当那如潮水般涌向四面八方的璀璨光芒极速扩散而开时,诺亚甚至连闪避都没有能够闪避,直接便是被那让人目眩神迷的光芒给笼罩了进去。

以诺亚的本事,如果直接解放出魔术师,再让魔术师组合成死化羽的形态,加上刻画在魔术师上面那众多的加速如尼,速度全开,那么,也不是不能在短时间内躲避这阵光芒。

但是,诺嘿嘿小说app下载亚最终却没有选择躲避,而是站在了原地,任由那阵潮水般的光芒淹没了自己。

妖精的法律(fairy law)是施术者认为是敌人的一切对象都针对为目标,能够讨伐一切的超魔法。

这个超魔法一旦发动,那么,说它能够覆盖住整个菲奥雷王国那太夸张,可想在短短的一瞬间内覆盖住整个玛格诺利亚,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所以,诺亚即使躲得了一时,马上也会被妖精的法律(fairy law)给追上。

↓,因此,诺亚干脆不闪不避。

当然,这不是因为诺亚在找死。

“嗡————!”

在空气的震荡声中,天空中,那宛如能够覆盖住整个天际,中心处还有着妖精的尾巴(fairy tail)的公会纹章的巨大魔法阵正微微旋转着,以轮廓为源头。同样降下一阵光芒,覆盖在了下方的山丘上。

这阵璀璨的光芒维持了很久。很久,直到从光芒的中心处涌动着的魔力渐渐的减弱下去以后。它们才开始一点一点的黯淡了下来。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天空中,那巨大的魔法阵在一阵旋转中缓缓的变小,带着漫天的璀璨光芒一起,消失不见。

“呼…呼…”

山丘上,拉克萨斯那虚环而起的手臂无力的垂下,整个人还剧烈的喘起了气,连眼中都涌现了几丝疲惫与虚弱了。

妖精的法律(fairy law)虽然很强悍,但发动时需要消耗的魔力同样异常惊人。

而在此之前。拉克萨斯甚至还使用了灭龙奥义。

这样一来,即使拉克萨斯再强悍,魔力也差不多消耗殆尽了。

毕竟,拉克萨斯可不是诺亚,不可能拥有足以匹敌即使聚集全世界的魔导士也没有办法聚齐的27亿概念的魔力,自然,也没有办法像诺亚一样使用了超魔法以后还能脸不红气不喘的了。

“哈哈…哈哈哈哈…”一会以后,拉克萨斯发出了几声难掩虚弱的笑声,并渐渐过渡为大笑。

“怎么样?还要跟我作对吗?弟弟啊!”

拉克萨斯根本没有发现。在他的笑声中,还有着一阵难以言喻的空虚。

因为,拉克萨斯根本没有如自己表面上看上去那么开心,甚至还极为难受。

只是。这阵难受,连拉克萨斯自己都没有发现,只能用表面上的狂笑来掩饰自己的内心。

就在这时。一个似笑非笑的声音回荡而起,钻进了拉克萨斯的耳中。

“你该不会以为已经分出胜负了吧?”

拉克萨斯的笑声戛然而止。眼睛一下子瞪圆了,猛的转头。看向前方。

下一秒钟,与一阵弥漫的烟尘中,诺亚的身影缓缓的出现,进入拉克萨斯的视野。

“不可能!”拉克萨斯不禁后退了一步,愕然出声。

“你…为什么…”

妖精的尾巴(fairy tail)三大魔法之一,由妖精的尾巴(fairy tail)初代会长梅比斯所创的超魔法————妖精的法律(fairy law)。

被那能够讨伐一切的超魔法给切切实实的命中,诺亚竟是不但表面上看上去毫发无损,还一点事都没有!

“这…这怎么可能?!”

确实,这理应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妖精的法律(fairy law)不发动还好,可一旦发动,命中对方,那就算诺亚的魔力再逆天,被实实在在的给击中的话,只怕,也绝对会在瞬间落败。

那是从精神面讨伐敌人的超魔法。

一旦命中,根本没有办法进行抵御。

然而,那也得妖精的法律(fairy law)真的命中了诺亚才行。

因此,没过多久,拉克萨斯注意到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虚环起了一对手掌,将手掌给收拢在了身前的诺亚的手心中正不断波动着的璀璨的光球。

顿时,拉克萨斯瞳孔一缩。

“妖精的法律(fairy law)?!”

“没错!”诺亚停下了朝着手中的璀璨光球源源不断的灌输而入的魔力,任由妖精的法律(fairy law)在自己手中消散,收起手,对上了拉克萨斯那猛缩而起的眼眸。

“我用妖精的法律(fairy law)抵消了你的妖精的法律(fairy law),拉克萨斯,你该不会以为只有你才会妖精的法律(fairy law)吧?”

“用妖精的法律(fairy law)抵消了妖精的法律(fairy law)?”拉克萨斯完全愣住了。

直到这时,拉克萨斯才回想了起来。

这两年里,诺亚可是到天狼岛去接受妖精的尾巴(fairy tail)的初代会长的教导的。

那么,别说是妖精的法律(fairy law)了,就是妖精的尾巴(fairy tail)的三大魔法全部被诺亚给掌握都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可是,妖精的法律(fairy law)还有这种防御方式吗?

“你果然很天真呢,拉克萨斯。”看到拉克萨斯那愣然的模样,诺亚叹息出声。

“我既然知道妖精的法律(fairy law)该怎么使用,也知道妖精的法律(fairy law)该怎么发动,整个妖精的法律(fairy law)的原理都了解的一清二楚,那么,为什么不能用同样的妖精的法律(fairy law)来抵消你的妖精的法律(fairy law)呢?”

就像战斗中的两个人,其中一个人若是已经知道了另一个人所使用的招式,那么,想破解的话难道会很难吗?

所谓的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也能运用在这种地方。

“可恶!”拉克萨斯总算是反应了过来,恨恨的咬牙,刚想做点什么,身体却是陡然如同失去了力气一样,软了下来,让拉克萨斯跪倒在了地面上。

见状,诺亚径直的将目光投到拉克萨斯的身上。

“你的魔力已经消耗殆尽了,没有办法再继续战斗下去了!”

“拉克萨斯,这场对决,是你输了!”

“我输了?”拉克萨斯眼神剧烈的波动了起来,看着自己那颤抖而起的手,难以置信似的询问出声。

“我输了?”

“你输了。”诺亚淡淡的回应。

“结束了,拉克萨斯。”

这句话仿佛刺激到了拉克萨斯,让拉克萨斯异常激动的狂吼出声。

“不!我是不可能输的!”

看着状若疯狂的拉克萨斯,诺亚依旧满脸平静,一字一句的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你为什么不肯放弃?为什么那么执着?”

“因为会长之位?因为最强的宝座?恐怕不是吧?”

拉克萨斯怒视向了诺亚。

但是,诺亚却是视若无睹的直接道出了拉克萨斯心底最深处的想法。

“拉克萨斯,你即不是想要会长之位,也不是想要成为最强的魔导士,更不是真的希望妖精的尾巴(fairy tail)成为所谓的最强公会,并将公会里的弱者全部清除!”

诺亚的声音深深的刺进了拉克萨斯的心中。

“你,只不过是想获得别人的承认而已!”

拉克萨斯浑身一颤,连嘴唇都颤抖了起来,呆呆的看着诺亚。

一会以后,拉克萨斯就像彻底的失去了力气一样,往后一倒,倒在了地面上,望向天空的眼眸失去了焦距。(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