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色看片

  

众人全都被赵海的动作给惊呆了,他们全都是只会一些粗浅修练之法的普通村民,那里见过这些,一个个全都傻傻的站在那里。

赵海这时看了众人一眼,接着开口道:“请各位施主帮忙,把那边的那些树枝接过来,放在树树根这里。”众人这才回过神来,一个个都激动的应了一声,随后他们马上就动了起来,把四周散修的树枝,全者放到了树根那里,而赵海这个时候,却是走到了那根树干那里,这树干并不是很了长,只有两丈左右,赵海走到了树干那里,随后他一挥手里的方便铲,一铲就直接铲在了树干上,树干马上就竖着裂成了两半,不过在这树干的中间,却是有一根树芯,这根树芯通体都是黑色的,看起来十分的古怪。

赵海直接就把那根树芯给抽了出来,随后他把那根树芯放到了一旁,接着用手里的方便铲,把树干给截成了几段,然后让村民把树干也抬到了树根那里。

等到树干都放到了树根那里之后,赵海这才让那些村民退到一旁,随后站在那里,低声的念经,随着他的诵经声,一道道的金光从他的身体里涌了出来,落到了那些树干,树枝还有树根上,随着金光落到了那些树枝上了,一缕缕的阴气,就从树枝里冒了出来,树干和树根也是一样,也全都有黑气,从里面冒出来,这些黑气慢慢的消散在了空气只,却是让树林里的温度,一下就下降了很多,很多村民又不自觉的跪了下来。

好一会儿,那树枝,树干还有树根里,才没有黑气在冒出来,赵海的经声也停了下来,随后他转头看着村民道:“各位施主,这些树里面的阴气,已经被我去除掉了,现在他们里面,不但没有阴气,反到还有一丝的佛力,各位施主可以把这些树拿家里去,会有一定的辟邪做用。”

村民一听赵海这么说,不由得全都愣了一下,随后他们马上就兴奋的应了一声,对赵海连连的道谢,赵海微微一笑道:“各位不必客气,请起吧。”众人这才应了一声,随后站了起来。

而赵海这个时候,却是走到了那一截树芯那里,随后他看着那一截树芯,接着他低声的念起了经,随着他的念经声,一道道的金光从他的身体里冒了出来,涌向了那树芯,但是这一次却是不太一样,那金光并没有进入到树芯里面,而是把树芯给包围了起来,随着树芯被金光包围,那一截树芯竟然在慢慢的缩短,同时也是在变细,要在道原来那树芯,有手臂粗细,长度也达到了两丈左右。

终于那树芯最后变成了一根三十三寸,将鸡蛋粗细的黑色木棍之后,赵海这才信止了念经,接着他把那根树芯给拿了起来,仔细的看了看,觉得十分的满意。

原本那树芯是槐树的精化所在,但是因为现在被从槐树里取了出来,所以里面的有气,一直在向外飘散,但是现在,所有阴气全都已经被封到里面,在经过佛力的挤压,让这根树芯变得十分的沉重,坚硬,同时还带有一定的韧性,是绝好的法器材料。

赵海现在用的方便铲,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方便铲的杆儿,就是一根普通的木头,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现在好了,有了这根杆儿,终于可以反方便铲上的杆给换一下了,而且还不用担心会被人追查。

赵海马上就把方便铲的杆儿给换了下来,被他换下来的杆,直接就被他给收了起来,他虽然这杆没有什么用了,但是他也不能把这杆留在这里,重新换上杆的方便铲,变得沉重了很多,但是这也正是赵海想要的。

赵海看了一眼这杆,随后又看了一眼那些村民,他发下那些村民全都站在那里看着他,赵海不由得一愣,随后开口道:“大家还有什么事儿吗?”

这时那老人走了过来,他冲着赵海行了一礼道:“大师,我们现在真的可以把这些树拿回家了吧吗?不会有事儿吧?”

赵海笑着道:“大家放心好了,保证不会有事儿,你们拿吧,拿回去之后,可以制做成家具,也可以制做成的东西,应该都会很好用。”老人一听赵海这么说,这才松了口气,随后他冲着赵海行了一礼,随后就领着那些村民,开始搬东西,所有人都兴高彩烈的搬着属于他们的那一份树木,回到了家里,只有二牛没有,他走到了那具小棺材前,脸上还带着泪水。

赵海走了过去,对二牛道:“这位施主,你现在可以把棺椁重新的下葬了。”二牛应了一声,随后他又重新的把棺椁放进了坑里,然后用手扒着土,慢慢的把棺椁给埋了起来,最后埋成了一座小坟,而赵海一直站在一旁看着。

二牛埋完了棺材,冲着赵海行了一礼,就拿着自己的那一份树干回家了,而赵海这个时候,也从树林里走了出来,他们刚一走出树林,那老人就出现了树林外面,他一看到赵海出来了,马上就冲着赵海行了一礼道:“多谢大师帮助我们村子,我已经备下了一些吃食,请大师用饭。”现在他对于赵海的态度,可是恭敬的不得了,与刚见到赵海的时候,可是完全不一样。

赵海微微一笑道:“老施主不必客气,贫僧也该走了,而且现在时以到正午,贫僧要守戒,过午不食,所以不能在用饭了,还请老施主见谅。”说完他冲着老人行了一礼,随后拿着方便铲,顺着官道往前走去。

老人一看赵海要走,他连忙走了过去,跪在了赵海的面前,对赵海道:“大师,您可是一位真正的大师,请大师在我们村子多留两天吧,这也是我们村子的荣幸。”老人真的是这么想的,在他看来,有赵海这样的一个活神仙一样的人物留在村子里,这对他们村子里来,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所以他才会如此说。

赵海笑着道:“老施主,贫僧真的要走了,贫僧在留下来,也没有什么事儿,所以还请老施主见谅。”说完他这才接着向前走去,不过这一次他的步子有些快,只几步就已经消失不见了,那老人还想要在找赵海,却发现赵海已经消失不见了,他只能叹了口气,回到了家里。

而赵海刚刚离开村子不长时间,他就停了下来,接着他低喧了一声佛号道:“女施主,却不知你为何一直跟着贫僧?”他的声音并不是很大,而且正中平和,但是随着他的声音,天空中却是出现了一个黑点,随后那黑点直接就落到了赵海的面前,这个黑点正是之前刺杀过赵海,后来在树林里问过赵海问题的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落到了赵海面前,仔细的打量了一眼赵海,接着开口道:“和尚,你可以啊,真是没有看出来,你竟然会如此的好心,不过那些人也真的是够笨的,那棵槐树,不知道生长了多长时间了,全身的精华,全都在树芯里,而他们不识货,却把好树芯给了你,你这一次可是赚大了。”

赵海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微微一笑道:“女施主说笑了,女施主也应该明白,这树芯在我们手里,是一件好东西,但是这东西在那些村民手里,却又只会给他们带来危险,贫僧这么做,也是为了他们好,并不是贪图这根树芯。”

那女人看了赵海一眼,接着老黄片软件下载点了点头道:“我又学到了一手,原来做好事儿,还有这么多的好处,不但可以得到好东西,别人还会一直的感激你,果然,你们这些和尚,一个个的都心黑无比。”

赵海单掌竖于胸前,冲着那个女人行了一礼道:“心中黑暗,人间便处处都是黑暗,心中光明,人间便处处光明,这件事情,贫僧得到了树芯,替村民解决了麻烦,这本是双赢的局面,在女施主的眼中,却变得如此的不堪,实在是让人唏嘘。”

那女人一听赵海这么说,她仅露面外面的眼睛,一下就立了起来,她哼了一声道:“好啊,你敢骂我?我看你是不想活了。”说完她手一动,无数两头尖的飞剑,出现在她面前,在她的面前不停的盘旋,只要她一声令下,那些飞剑马上就会攻击赵海了。

赵海却是不为所动,一直一脸平静的站在那里,那个女人一看到赵海这样表现,不由得冷哼了一声道:“今天本姑娘心情好,放你一马,改天心情不好了,在找你算帐。”说完就见她身形一动,直接就飞了起来,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赵海看着那个女人已经离开了,他不由得轻叹了口气,随后慢慢的向前走着,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女人会一直跟着他,明明他们没有什么交集,算上这一次,一共也只见过三次面,而且第一次见面,还是因为那个女人要刺杀他,后面的两次见面,却是已经变成了和尚之后,那个女人,好像对他现在的这个身份,也十分的感兴趣,这让赵海真的是有些头痛。

他不知道还能不能与那个女人在见面,但是他却是不想在见到那个女人了,毕竟那个女人想杀他,如果他的真实身份,真的让那个女人知道了,那个女人一定会对他动手的,所以他真的是不想在见到这个女人了,但是他现在好像还真的是没有太好的办法,可以摆脱那个女人,如果那个女人真的要找他,那是一定可以找到的。

想到了这里,赵海不能得又轻叹了口气,随后他在一次慢慢的向前走去,同时他也在想着,是不是那个女人发现了什么,如果真的是那个女人发现了什么,那她应该不会是这样的态度,赵海一边想着一些,一边向走,虽然心里在想着这些事情,但是脚步却依然是不紧不慢,好像没有什么事儿,能让扰乱他的心智一样,他现在就是一个一心向佛的僧人,所以他这样的表现才是正常的,不会有任何人怀疑他的身份。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