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黄视频

  

(竭力求月票!咱知道还有很多友友没有发力的!请为本书投上一票!支持一下辛苦码字的如倾吧!)

(十分感谢‘灼紫焰’的10000打赏!‘月上九天落银花’的1888打赏!以及‘无风皓天’、‘我是小武器’、‘装饰物会议厅’、‘saber~liiy’、‘hellsingeva’、‘吢魂落魄’、‘々我爱☆做梦♂’的打赏!)

“呼————!”

轻风吹拂而起,荡过树林,荡过空气,也荡过那变得坑坑洼洼的空地。

呈现三角之势的伊万里、茱莉、橘巴三人各自握着自己的焰牙(blaze),看着场中央,陷入了哑口无言的状态。

而在场中央,手中抱着一把巨大的骑兵枪的雅瘫坐在了地面上,剧烈的喘着气,脸色稍微有些苍白,一副燃烧殆尽的模样。

不用说,雅的体力已经是因为使用那巨大的骑兵枪而经过了大量的消耗,现在到了站不起来的程度了。

站在雅的面前,手握左轮手枪的焰牙(blaze)的诺亚换了一只手拿枪,随即看着自己那刚刚为了¤,抵挡雅的突击而陷入了麻木的状态,甚至还微微颤抖着的手,一会以后,突然笑出了声。

“这不是挺厉害的吗?”

“诶?”喘着粗气的雅愣愣的看向了诺亚了。

“虽然有着需要大量的体力才能使用的弱点,但一旦有足以挥舞起来的体力与臂力。就力量而言,你的焰牙(blaze)很有可能是所有的焰牙(blaze)里面最强的!”诺亚将刚刚才止住了颤抖的手伸至雅的面前。

“有这么厉害的焰牙(blaze)你还说自己没用,那可是会遭天谴的喔。”

怔怔的看着诺亚脸上那止不住的柔和笑容。听着诺亚那如同认同一般的话语,雅的俏脸微红,心跳也是急剧的加速了起来,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搭在了诺亚的手上。

诺亚微微用力一拉,将雅给拉起身来。

“继续努力吧。”握着雅那柔软的小手,诺亚发自内心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不然。连你手中的灵魂都会看不过去的。”

“恩…”雅轻轻的点了一下头,随即又用力的点头。

“我会努力的。”

诺亚这才蓦然一笑。

眼看着刚刚那紧绷的气氛在诺亚与雅两人莫名温馨起来的对话中消散得一干二净,伊万里、茱莉、橘巴三人露出了各自不同的表现了。

伊万里是长长的叹出了一口气。眼睛半眯而起。

茱莉则是垂下持剑的手,深红色的眼中出现了羡慕般的神情。

至于橘巴,她正直勾勾的盯在诺亚与雅紧紧的握在一起的手,俏脸也跟自己的绊双刃一样微微红润了起来。并故意发出一声咳嗽声。

“那个。年轻的男女从各方面来说都不应该那么亲密的牵着手,差不多也该放开了吧?”

诺亚与雅这才反应了过来,连忙同时松开手,还拉开了一段距离。

“好了。”诺亚重新调整过情绪,嘴角上扬,握着左轮手枪耍了一个枪花。

“还要继续打吗?”

伊万里、茱莉、橘巴、雅四人顿时对视了一眼。

“唔啊啊啊啊啊————!”

就在伊万里与橘巴上前一步,刚想对着诺亚说点什么的时候,一声极为凄厉的惨叫声响彻整个树林的上空。

“————!”在场的四名少女立即胸口一堵。俏脸蓦然变色。

“什么?”胆子最小的雅已经是躲到橘巴的身后了。

“刚刚的是什么声音啊?”

“是谁被打败了吗?”伊万里的脸上也出现了惊容。

“可是,这声音也太…”

太惨烈了。

那根本不像是在正常战斗中被击败的人的叫声。

那个叫声。仿佛就像是濒死的人在临死前的惨叫一样,有着难以磨灭的痛苦。

诺亚抬起头,闭上眼睛,稍微感应了一下以后,猛的将其睁开,看向不远处的其中一个方向。

旋即,诺亚一伏身,身体有如猎豹一样,极速向前冲去,眨眼间消失在了树林间。

“诺亚?!”伊万里、茱莉、橘巴、雅四人同时叫出声来,紧接着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了。

……

朝着前方极速冲去的诺亚紧握手中左轮手枪,眼中闪烁着若有所思的光芒。

刚刚的惨叫声,诺亚可以肯定,绝对不是单单受到能够伤害灵魂的焰牙(blaze)的攻击那么简单。

确实,受到焰牙(blaze)攻击的时候,被击中的一方在一瞬间里会产生痛觉,但那也仅仅只是一瞬间罢了,而且还是很小的感觉,否则,诺亚也不会用手直接去挡伊万里与茱莉的焰牙(blaze)了。

所以,亲身体验过焰牙(blaze)的攻击效果的诺亚可以确认,被焰牙(blaze)给击中的感觉虽然很难受,可也就是难受而已,还不至于到能让人发出那么悲惨的惨叫声的程度。

那么,刚刚的惨叫声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的诺亚加快了自己的速度,没过多久眼前便豁然开朗。

一个中间有着喷水池的广场出现在了诺亚的眼前。

而在广场的中央,几个人站在了那里。

首先是两个身穿学园男生制服的学生。

那一高一矮的身材,正是诺亚认识的九重透流与虎崎葵。

只不过,此时,虎崎葵却是浑身带满了伤痕的躺倒在地面上,伤口上还流淌出了血液。

九重透流抱着虎崎葵,脸上带着怒色的望着自己的前方。

在九重透流的面前,一道身影站在那里。

那是身穿女仆装,头上戴着兔耳的少女的身影。

赫然,便是小兔老师。

然而,让诺亚眼眸凝起的是,以往爱装可爱爱撒娇的小兔老师的手中,竟是举着一把巨大的剑。

一把剑刃上长满了锯齿,一看就知道杀伤力惊人的剑————牙剑。

诺亚的脚步猛的停滞而下。

“恩?”手中举着牙剑的小兔老师似乎听到了异响,转过身来,看向了诺亚的方向,等到看到来者是诺亚以后,眼前一亮,满脸振奋的呐喊出声。

“呜哇!终于找到你了呢!我亲爱的例外!”

声音,依旧还是那个充满天真的声音。

口吻,依旧还是那个撒娇甜腻的口吻。

可是,这一刻里,小兔老师给人的感觉已经没有以往的人畜无害,而是像其手中的牙剑一样,浑身释放着让人毛骨悚然的惊人魄力。

诺亚熟悉那种魄力。

那是名为杀气的东西。

“呐呐,能不能在那里稍微等我一下呢?”小兔老师先是甜蜜的一笑,随即气质陡然一变,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了起来。

“等我将碍事的家伙先解决了再说!”

用与以前相比根本完全不同的粗暴音色,小兔老师猛的举起手中的牙剑,狠狠的斩向了满身伤痕的虎崎葵。

“焰牙(blaze)————!”

就在这一瞬间里,紧抱着虎崎葵的九重透流的怒喊声响了起来。

“嘭————!”

炙热的火焰与绚丽的星纹同时出现,覆盖住九重透流的身体。

然后,骤然落下的牙剑与一块从火焰中探出来的沉重铁块重重的撞在了一块。

“锵————!”

金铁交击声中,火焰被牙剑给斩开,让内里的情景暴露在了空气中。

出现在眼前的场景,让诺亚浑然一愣,脸上出现了惊愕的表情了。

只见,紧紧的护在虎崎葵的面前的九重透流的手臂上,一块如野兽的利爪般的铁块戴在了上面,被九重透流举了起来,挡住了一斩而下的牙剑。

如野兽的利爪般的铁块————盾。

在焰牙(blaze)只会具现化为武器的情况下,绝对不可能出现的防具的焰牙(blaze)。

那,就是九重透流的焰牙(blaze)。

“哈哈哈哈!”小兔老师发美女裸身app不收费不登录出了狂热的大笑声。

“终于拿出来了吗?异能!”

拥有着不应该是结构复杂的左轮手枪的焰牙(blaze)的诺亚是例外。

拥有着不应该是防具的盾的焰牙(blaze)的九重透流是异能。

两人,是同类。(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