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破解版永久vip

  

无论你遭受着什么样的痛苦,都要相信,碰的每一次壁,吃的每一次亏,流的每一滴泪,遇到的每一种挫折,将來某天都会变成美好的样子來到你身边。

就像童话里被亲吻过的青蛙,脱胎换骨,粉墨登场,在一个清风徐徐的午后或者大雨倾盆的夜晚,他们变成了一个爱人,一场旅行,一份工作,或者很多钱。

连续十几个小时的舟车劳顿,并未让坐在车座上的戴沐雪有任何的疲惫感,反而因车辆进入北方后,有种暗暗的紧张感,回想着那过往种种,都犹如电影般,一幕幕的浮现在脑海之中,有欢笑,有悸动,有感慨,更多的则是那份等待。

沒法定位自己的人生地位,在旁人眼里,回本家本该是一件情理之中的事情,但对于戴沐雪來讲,以前那般遥遥无期,甚至不敢设想,而今天,也许在凌晨便能实现。

不远处的小莹莹,躺在舒适的真皮床垫上,早已熟睡,可能是怡硬着腰,艰难的坐在自己身边时,同为过來人的她,赶紧抽出了一个靠垫,垫在了她的身后,‘谢谢’,章姐依旧这般客套,可能是出于礼节,也可能出于下意识。

在戴沐雪眼中,章怡就是完美女人的诠释,只要她所涉及的,都是那般的无可挑剔,即便现在的她,已经贵为华鑫当仁不让的一把手,但在章怡面前,戴沐雪还是略显拘谨,这份拘谨,有几分‘紧张感’,也有几分发自内心的负罪感。

“我看你中午的时候,吃的就不多,而且一副坐立不安的感觉,回家了,是不是很紧张。”面对章怡的直言不讳,沒有隐瞒什么的戴沐雪,微微点了点头,轻声道:

“从上车到现在,给予我的感觉,怎么说呢,是那般的不真实,我从未奢望过,能得到这么多,真的章姐,我是个很容易满足的女人,有了莹莹,我已经一无所求了。”听到这话的章怡,笑容是那般的温和,上扬着嘴角,轻声回答道:

“安心的幸福莫过于三件事:有人信你,有人陪你,有人等你。”章怡的这句话,着着实实让戴沐雪感受到了共鸣,两人相视一笑,而此时,房车已经进入了下路口的收费站。

对于老太君,戴沐雪脑海里有着自己勾勒出的形象,怎么说呢,多多少少有些让人‘不寒而栗’,给予人一种不怒则威的气场在,可当房车,沿着下道口,缓缓而停之际,透过车窗,戴沐雪依稀看到了那位被纳兰阎王搀扶的老人。

脸上挂着慈祥,和煦的笑容,在房车还未停稳,老人便迫不及待的凑上前去,车厢内的肖珊和肖曼,连忙起身往进门处走去,但此时沒有阶梯,直接让纳兰二爷架上來的老太君,迫不及待的走进了车厢。

“妈,姨。”肖珊和肖曼异口同声的喊叫,让老人的笑容更加的灿烂,摆手示意道:

“咱们见得多,就别客套,我那孙媳妇呢。”此时落落大方凑到老太君身边的章怡,打趣的回答道:

“奶奶,您说的哪一个啊。”听到这话的老太君,伸出了枯木的右手,抚摸着章怡的俏脸,笑呵呵的说道:

“都算着行了吧,你瞧你这,都出身了,好,好,咱们纳兰家人丁兴旺啊。”说完这话,老人发出了不似她这般年纪的爽朗笑声。

局促的站在老人面前,双手搓擦在一起的戴沐雪,在老人望向自己之际,戴沐雪蚊叮般轻喊道:

“奶奶。”在听到戴沐雪这声称谓后,老太君喜上眉梢的上前一步走,直接拉住了戴沐雪的玉手,轻拍了数下,仔细端详道:

“好,好,这声‘奶奶’我听着舒坦,你说咱们纳兰家的媳妇,咋都这般温柔婉约呢,倒显得我这个老太婆,有点爷们气质了,大嗓门,高声呗。”老太君一句玩笑话,着实打消了戴沐雪那原本紧张的心情,老人就是有这样的魅力,能让你瞬间感觉到亲情的存在。

就在众人上前,轮番为老太君解释之际,不远处熟睡的小莹莹,突然高声大哭起來,这丫头的嗓门,着实响亮,四脚蹬开了盖在她身上的毛毯,闭着眼,那蓝奏云软件分享是可着劲的哭啊。

“得,后继有人了。”在说完这话时,老太君蹒跚的凑到了床边,小心翼翼的抱起了哭闹的小莹莹,后者微微睁开朦胧的大眼,在看到老太君后,突然止住了哭声。

“笑了,她看见我笑了,哈哈。”对于老人來讲,婴儿冲她笑,说明她还能多活几年,老人迷信,说是婴儿开了天眼,若是止不住的哭,说明在老人身边已经有小鬼在等待勾魂了,当然这是老人们的封建思想,不作数,可当小莹莹冲着老太君,突然笑出口时,无论从哪一个角度來讲,老太君心里都是舒坦啊。

“娘,您看您是在这车上一起进城,还是,。”

“活了七十多年了,第一次坐我儿子挣钱买的车,咋了,你还不乐意了。”老太君一句话把纳兰二爷堵得那是脸红脖子粗,一干人,只听,浅笑,沒人接话。

“娘,我也沒少孝敬您啊。”

“我能不知道,那都是珊丫头挣得,这辆车是你存的私房钱买的。”老太君毫不留情面的一句话,使得纳兰二爷笑容尴尬的退出了车厢,直接摆手让人把车开走,而他自己干脆就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上,与老魏相伴。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