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官方福利在线导航

  

(加更活动的最后一天。【.文字】无论如何,这一加更,我都要发出来的。谢谢大家的支持,谢谢。)与肖胜在一起,最让王丽感到舒心的便是轻松。他总有说不完的故事,讲不完的趣事。时不时穿插的黄段子,在让王丽羞嫩之际,更让其感受到对方对自己的渴望。这就是肖胜,嘴上假不正经,行动上正儿八经,无论对人,还是对事,只要他想,就一定会想法设法的做到!

雨后港城夜晚,凉风阵阵,散落在脸边的秀发,被时不时吹来的野风,扬起!滑嫩的手面被眼前这个七尺大汉紧握在手心中,无比幸福的王丽,总会时不时的偷瞄着对方,让人诧异的是,只有自己有这个念头,肖胜这厮就会发现,整的小妮子脸红气急,不知被抓住了多少回,再也忍受不住对方这赤、裸裸勾引的肖胜,‘恶狠狠’的说道:

“你再看我,我就把你吃掉。连骨头都不剩。”这一次,王丽并没有因为肖胜这饱含深意的一句话,而变得羞怯,反而主动环抱着肖胜的手臂,把脸贴在肖胜粗大的臂膀上,以此来限制对方前行的速度,想要与他多待一会。岂不知,她那‘h’爆、ru,此时已经在折磨着肖胜的手臂。

静静的感受这一刻,都未有开口的两人,保持着相对的默契!速度很慢,甚至有时候会绕着一个花坛走上好几圈,周围熙攘的人群,丝毫不在两人考虑范围内,现在他们,眼中只有彼此。

再慢的速度,也有到达车前的时候,本想就这样一直lang漫下去的肖胜,准备徒步回家,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自己回去仍能精力充沛,就是不知这妮子还有没有力道主动一次。

驶出停车场的越野,一直维持在二三十码左右,这在相对空阔的公路上,算得上相当慢了,看着车窗前,一辆接一辆超越自己的电动车,再一次相望的两人,心有灵犀的笑了起来。这个笑夹杂了太多的默契,使得两人心,紧紧的联系在一起。也正是这个笑,让肖胜狠踩油门,直接往王丽所居住的公寓飞驰而去。

‘啪。。’待到钥匙打开防盗门的那一刹那,站于王丽身后的肖胜,便从后面侵袭着对方,少了平常的矜持,多了几分渴望的王丽,并没有反抗的回应着肖胜,唇角相对,擦出了**的火花,待到防盗门紧关上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变得疯狂起来。

散落在地面上的衣服,有大有小,有男有女,被肖胜压在沙发上的王丽,环抱着肖胜的脖颈,双眸迷醉的眼前健壮的男人,对方的每一次抽出,都使得王丽崩发出惊人的呻吟声,她想以此,让对方牢牢的记住自己。

‘哗啦啦’散落在地面上的踩盘,七零八散的碎在地面,从沙发到餐桌姿势的转变,使得整个茄子视频最新app入口疯狂,进入了难以想象的高、潮,彼此都对望着对方,即便在倾泄的那一刻,仍旧如此,她想把他刻近骨子里,他想把她融入身体内。。

巫山**后的两人,就相互缠绕在客厅的沙发上,狭隘的空间内,两人相互依偎着,近乎全身压在肖胜身上的王丽,抚摸着肖胜身上的每一道伤疤,余红的脸颊,与她那豆大而出的泪珠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感受到怀里的可人儿的抽泣,欠起身的肖胜,为其擦拭着眼睛的泪水,轻声细语的安抚着对方。

“又不是生离死别,只是暂时分开而已。”大道理谁都懂,可真正到了谁身上,那泪水,那份伤感,止不住的往外倾泄着。

“好了,别哭了,我答应你,冰雕节的时候,我一定陪你去哈市,咱们一起赏冰雕,堆雪人。”

“你不能骗我。”

“我什么时候食言过?”听到肖胜这句话,把肖胜楼得更紧的王丽,想要控制住自己的泪水,确发现如此之难。

轻叹一声,抚摸着爱人的脊背,夹杂着爱意,肖胜若有所思的吐纳道: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在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王丽,相信我,咱们的日子,才刚刚开始。”轻抚着王丽眼睛的泪水,在感觉到对方重重点头后,肖胜知晓,这个心结,无论自己如何安慰,只有适应和时间,才能慢慢的打开。。

就在肖胜沉默之际,王丽做出了一个让这头禽兽,都为之一震的举动。只见这妮子,身子缓缓的从肖胜胸膛滑了下去,当滑至两胯之间时,含羞俯下了额头。。

女人的主动在于男人给予她的倾心,真正相爱的两个人,会为彼此尝试着各种动作!爱,不单单是单方面的付出,需要两人共同的去营造,那些看似低俗,粗鲁,甚至不堪入目的动作,在两人你情我浓之际,其实是最好表达爱的方式,爱ta就为ta尝试一切,这是肖胜所追求的,这是王丽所能感受到的。。

晨曦折入,更像是离别时的钟声,让王丽在紧搂着肖胜之际,身子微微颤抖!相拥一宿,感受着彼此的存在,在风花雪月之后,更多的则是那份温存。在肖胜的轻声细语下,王丽不情愿的穿戴着自己的衣物,昨夜的疯狂,使得整个套房,一片狼藉,起身一同收拾房间的两人,享受着最后的二人世界。

十点半钟,当紧关的房门被轻轻敲响后,碎步走到门前的肖胜打开了房门,当站在门外中年男子看到肖胜那一刹那,身子绷紧的想要给予对方一个军礼,昨晚纳兰老爷子的警卫,金山对于自家这个大少是真的心服口服。

伸手示意金山不用声张,低调行事,请其进门的肖胜,走到房间,此时当王丽坐在床前把那张仅有的全家福,放于行李包后,弯身拉住包袱的她强颜欢笑的看向肖胜。但顷刻间又泪流满面的冲向肖胜,哭啼声,如此的刺耳,点着脚尖主动亲吻着肖胜的王丽,在唇分舌离后,痛楚的说道:

“别送我,我怕我舍不得。。”听到这话的肖胜,重重的点了点头,从鼻孔内崩出一个‘嗯’字。。

看无广告,全文字无错小说,-.文字,您的最佳选择!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