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登录和不用vip的抖音

  

三天后,宝林清苑。(请搜索八一,或者直接输入看最新章节)日到中天,庭外桃花盛开,远远看去,宛如朝霞成片,红彤彤,煞是喜人。景幼南头戴建华冠,身披元阳仙衣,盘膝坐在云榻上,一动不动如泥胎塑像般,只余口鼻间有若有如无的呼吸。好一会,他才睁开眼,手一招,一个细脖大肚的赤红火葫芦飞到掌心,喷吐霞光,温暖光明。拔开葫芦塞子,就见里面飞舞着几十个火红光球,生有双翅,出嗡嗡的响声。“是上等火鸦精魄,灵性未失,”景幼南点点头,露出满意之色。有了这一葫芦火鸦精魄,加上原先到手的火云丝,天心珠,月盘墨心石等等材料,倒是可以先炼制一件简易的火鸦拜日图了。“炼制火鸦拜日图的材料太过珍贵,要是失败个四五次,就用光了,还是先练练手吧。”景幼南吐出一口浊气,有了打算。接下来的日子,他用大量的晶石收购了一大批炼器材料和炼器法诀,然后借用仙舍的地火铜炉,把自己关在密室中,一日又一日地炼制法器,挥霍材料,积累经验。饶是他财大气粗,半个月后,也吓了一跳,二十几万晶石流水般花了出去,袖囊直接就空了。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炼器师这么稀少,普通的小门小派甚至一个炼器师都没有,这完\u5162ooo8是用晶石堆起来的。**裸地烧钱啊。好在这些晶石也没白花,经过半个月的炼制,他对于材料的认知明显前进了一大步,特别是在控火上,已经堪堪入门。以前他在白云观炼丹之时,控火之圆润让当时的白云道士都啧啧称奇,现在炼器也是上手很快,不得不承认,在控火上,他是非常有天赋的。又三天后,密室地门重新打开,景幼南走了出来,髻披散,道袍凌乱,一脸的烟熏火燎之色,只是双目炯炯,喜形于色。用最快地度回到宝林清苑,刚到庭中,他的天门之中就升起一个巴掌大小的图录,顷刻间涨大到亩许,十几只火鸦在火焰中嬉戏,振翅长鸣。图录一出,周围的火行灵气立刻潮水般涌来,火鸦欢快地吞吐灵机,身体上的火焰真文一个个亮起,如同小太阳一样。“不愧是花费了这么多珍贵材料炼制成的拜日图,不提它以后的威能,只是能够凝聚火行灵气这一点,就值得了。”景幼南再也忍不住,放声大笑。有火鸦拜日图在,简直相当于随身带了一小条火行灵脉,修炼起火行道术,实在是太方便了。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一名侍女甜美的声音传来,道,“景道长,外面有一位李姓女子求见。”“来的正好,”景幼南心里高兴,吩咐道,“把客人领到琴心居,我稍后就来。”简简单单洗漱后,换了一身全新道袍,景幼南沿着铺满桃花的香径,来到琴心居。挑珠帘进去,就见李媚娘站在屏风下,微微仰起头,细眉弯弯,正在仔细地观看一道诗。全诗为:曾经天上三千劫,又在人间五百年。腰下剑锋横紫电,炉中丹焰起苍烟。才骑白鹿过苍海,复跨青牛入洞天。小技等闲聊戏尔,无人知我是真仙。她梳了个如意公主髻,月牙凤尾罗裙罩身,随意披件云丝锦绣氅衣,露出圆润的肩膀和饱满的双峰,配上修长的美腿,高贵而又妩媚。四名仙舍中的侍女也是千挑细选后的美人儿,容颜不俗,身材姣好,但和李媚娘站在一块,完全是黯然失色,无法吸引人的目光。“你们先下去吧。”景幼南制止了要行礼的四名侍女,让她们无需候着,到小院外面去。“是,”四名侍女柔柔答应一声,鱼贯而出。这一下,只剩下他们两个人,房间中彻底静了下来。景幼南自顾自在一张梨木靠背椅上坐下,瞥了李媚娘一眼,没有说话。李媚娘被景幼南似笑非笑地眼神一扫,心头就打了个寒战,连忙几步走到近前,浅浅一个万福,细声细气地道,“媚娘见过主人。”她的束腰长裙本来就开叉较低,这一动作,露出半截深黑色的的抹胸,惊人的沟壑深不见底,依稀能闻到清甜的**。景幼南对眼前诱人的****视而不见,指了指身边的座椅,让李媚娘坐下,然后淡淡开口问道,“怎么样,没有露出破绽吧?”李媚娘圆润地美臀只是沾了座椅的边,倾斜着身子,忙不迭地点头道,“没有露出破绽。”她实在是被折磨怕了,就像耗子见到猫一样,一听到声音,吓得浑身哆嗦,要不是这次非来不可,打死她也不愿意往跟前凑。现在坐在座椅上,她只觉得如坐针毡,度日如年。景幼南目中余光扫过李媚娘,见到她战战兢兢的样子,心里比较满意。这是一香蕉视频下载处个打入六大皇室的楔子,关系到以后的布局,乖巧听话,完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才最重要。抿了一口茶水,景幼南继续问道,“我让你打探的消息如何了?”“主人,六大皇室在太一宗的耳目不多,打探到的消\23ffu6o6f可能不是很齐全。”李媚娘先小心翼翼地说了一句,见景幼南没有怪罪,暗自松了口气,坐直身子,开始认认真真地讲述自己得到的消息。“唔,不错。”景幼南眼中的诧异之色一闪而逝,李媚娘带来的消息虽然不算多,但有几条是非常隐秘的,能在短短时间就有如此收获,看来,六大皇室的势力和根基需要重新评估了。李媚娘见景幼南当场沉思起来,只得安安静静地坐在座椅上,大气也不敢喘一口,生怕打扰了眼前这个男人,被他迁怒惩罚。足足半个时辰,景幼南才把这些消息理顺,有了头绪,抬起头,就见李媚娘猫咪般缩在大座椅内,那种娇柔的神情和火辣的身材,糅合在一起,让人心中不由得一荡。“来,到这边坐。”景幼南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声音里听不出喜怒哀乐。李媚娘娇躯轻轻一颤,随即哦了一声,提起裙摆,小碎步来到景幼南身边,挨着他坐下,像个低眉顺眼的小媳妇。景幼南侧过身来,伸出手指挑起身前美人圆润光洁的下巴,触目是水汪汪的勾魂美眸,妖异的紫唇嘟起,娇艳欲滴。“主人,”李媚娘低低地叫了一声,双颊通红,一只大手正伸进了她的长裙里,上下摩挲,让她娇躯烫,蠢蠢欲动。“真是惹人疼爱,”景幼南把玉人抱在怀里,大手放肆地在她凹凸有致的妙体上游走,全身上下的敏感处,更是一个没放过。不一会,李媚娘身子软的像一摊春水,媚眼如丝,娇喘吁吁,完全是一副任君采摘的诱人模样。“好了,起来吧。”景幼南站起身来,并没有继续深入动作。“主人,”李媚娘呢喃一声,上前抱住景幼南的大腿,她身上的长裙被撕成一条条的,露出光滑的肌肤,胸前的玉兔,颤巍巍的,弹性惊人。在******的驱使下,她仿佛忘记了刻骨铭心的害怕,大胆地抬起头,美目中满是挑逗。景幼南停住步子,声音沉了下来,道,“没听到我让你起来吗?”一接触到景幼南冰冷冷毫无感情的眸子,李媚娘激灵灵打了个冷战,以往深到骨髓的疼痛瞬间就驱散掉了**的春情,连忙放开手,从座椅上爬了起来,低着头,站在一边。李媚娘衣不遮体,丰腴而又修长的白腿,平坦的小腹,妙处若隐若现,在配上她现在楚楚可怜的神情,足以让男人们彻底疯狂。景幼南站在李媚娘的身前,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一句话不说。气氛越来越沉闷,有一种暴风雨来前的压抑。李媚娘不敢抬头,额头上,粉背上,大腿上,都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细汗,她也不能去擦,滑腻腻的难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李媚娘头晕眼花,要支撑不住的时候,景幼南的声音才响起,道,“记住,以后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次是给你的第一次机会,也是最后一次机会。”“是,我知道了。”李媚娘连忙答应,心情一放松,竟然噗通一声跌坐在地上,身上没有半点力气。她可是真真正正的筑基修士,平时别说是站一个时辰,就是站几天,也不会如此不济。主要是又惊又怕,时刻处于负面情绪包围中,才会抽干了身上的力气。景幼南重新坐回梨木靠背椅上,并没有对李媚娘的狼狈多加关注,叮嘱道,“下去好好休息,一天后,就回大唐皇室,要留心打探能从秘境中出来的皇室子弟的情况,一个都不要放过。”“是,主人,我不会让您失望的。”李媚娘点头如小鸡啄米,她现在是恨不得肋生双翅,好离这个魔王远远的。景幼南挥挥手,开口道,“下去吧,”“是,主人,”李媚娘顾不得整理身上的条形长裙,半裸着身子,嗖的一声就蹿出了房间,逃到了院子里。景幼南微不可查地笑了笑,慢慢地品尝起前几天百里芷特意送来的云龙茶,果然是唇齿留香,回味无穷。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