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试看

  

(十分感谢‘还是q*q好记’的1888打赏!以及‘缘来是宅’、‘1转而逝草莓视频app18禁下载官网的年华’、‘销落湮沉’、‘泡沫幻想乡’、‘不冷木冷’、‘永远的幻想国’、‘文家冷风252’、‘天冥.残月’、‘墨羽瀶殇’、‘准动漫宅一只’的打赏!)

“魔王?”

当这个称谓从黑兔的口中传出,并清清楚楚的钻进在场所有人的耳中时,在场四个人的表现完全不一样。↑,

诺亚是眉头一挑。

逆回十六夜是眼前一亮。

久远飞鸟是微微一怔。

春日部耀是眨了眨眼眸。

那完全不同的表现,也将诺亚、逆回十六夜、久远飞鸟与春日部耀一行四人的强烈个性都给展现了出来。

诺亚是饶有兴趣。

逆回十六夜是跃跃欲试。

久远飞鸟是若有所思。

春日部耀是无所事事。

各自不同的强烈个性,让黑兔的一对耳朵都稍微缩了缩,但还是在众人的注视下,开始了说明。

“前面也说过,箱庭是一个以游戏为主的世界,不管是什么样的事情,那都离不开恩赐游戏。”黑兔有些认真的说道。

“而在箱庭里,也有不少修罗神佛一类的存在持有着能够作用在游戏上的各种权限。”

“权限?”诺亚挠了挠自己的脸颊。

“也就是说,有些人在游戏上拥有着特权?”

“yes。”黑兔点了点头,将手放在了自己的一对长长的兔耳侧边。做了一个倾听状。

“黑兔所属的月兔一族就是拥有着一部分特权,被称为箱庭贵族。隶属于名为帝释天的神灵的眷属,而黑兔所拥有的特权便名为审判权限。是月兔才能拥有的权限,这种权限可以让黑兔在恩赐游戏中担当裁判,耳朵与眼睛都与箱庭的中枢相接连,不管身在哪里都能熟知游戏的全过程,让参赛者与主办者均都无法违反规则。”

“审判权限吗?”逆回十六夜振奋的一笑。

“那么,你口中的魔王难道也是拥有着一部分游戏特权的存在?”

“yes。”黑兔的语气稍微变得有些低沉了起来。

“有一种权限,名为主办者权限,那是能够让持有者在身为主办者举办游戏时产生作用的权限,作用便是能够强制别人参加恩赐游戏。可以完全无视参加者的意愿,让参加者无法拒绝游戏的参与。”

“无视参加者的意愿,强制别人参加游戏?”久远飞鸟吃了一惊。

“这么霸道吗?”

“主办者权限的存在本来是为了让主办者可以制定更加齐全的游戏规则,让不怀好意的参加者无法以不法的行为干涉与干扰游戏而起作用的权限。”黑兔摇了摇头。

“但是,一部分持有这种权限的人却任性的滥用着这种权限,肆意强制别人参加游戏。”

黑兔抬起了头,直视向了诺亚一行人。

“这种滥用主办者权限,为了自身的目的而强制别人参加恩赐游戏,无视别人的意愿的存在。便是所谓的魔王。”

听到这里,诺亚一行人多多少少明白了黑兔为什么会提起魔王的存在了。

诺亚紧皱起了眉头,对上了黑兔的视线。

“你们的共同体,难道就是被魔王给强制拖入了游戏。并且落败,从而走向没落的?”

“……yes…”黑兔低下了头。

“我们的共同体被夺去了可以作为共同体来进行活动所必须的一切人事物,不但同伴们全部都被夺走。连象征共同体本身的旗帜也被夺取,甚至连共同体的名字都不被允许存在。只能以no name这种名称来进行称呼与自称。”

“旗帜跟名字都被夺走了?”春日部耀都微微吃了一惊了。

“还有同伴也都没有留下吗?”

“正确来说,应该说是构成共同体核心的同伴全部都被夺走了。”黑兔咬了咬嘴唇。

“现在。黑兔的共同体里只剩下一百二十二个人,在这一百二十二个人之中,只有黑兔和身为共同体首领的少爷拥有足以参加游戏的能力,其他成员都是十岁以下的小孩,原本的地位、名誉以及同伴全部都被剥夺,剩下的只有这些孩子,还有沦为一片废墟的据点。”

所有人都沉默了。

这还真是糟糕到不能再糟糕的状况。

即没有能够用来宣传与自称的名字,也没有可以弘扬荣耀与象征的旗帜,甚至连同伴都全部被夺走,只剩下一群小孩。

根本就是到了绝望的地步了吧?

这样一个共同体,甚至都让人产生了有没有必要存在的疑问了吧?

不。

在连名字都没有的情况下,恐怕,别人可能连记都不会记住这个共同体,更别说是对这个共同体的存在有没有必要产生疑问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黑兔只能寄希望于新召集而来的同伴身上。

“黑兔想要守住能让失去的同伴们可以回来的家!”

黑兔以发自内心想去呐喊一样的表情,对着诺亚一行人说道。

“为了替那些因为和魔王进行游戏而消失的同伴们守住归处,黑兔必须让共同体努力重建起来,总有一天,也要取回共同体的名号和旗帜,为了达到这个目标,我们需要像各位这样拥有强大恩赐的参赛者!”

说完,黑兔对着诺亚一行人的方向大大的弯下了腰。

“还请…还请各位将力量借给我…借给我们…借给我们的共同体吧!”

难以言喻的寂静顿时弥漫在了整个空间里。

诺亚一行人通通都能清楚的看到。

黑兔的娇躯,正在微微颤抖着。

这个被称为箱庭贵族的月兔,真的在拼命。

如果不能让诺亚一行人加入其所属的共同体的话,那这个共同体就真的完了。

要不然,黑兔也不会大费周章的去将别的世界的人给召唤过来。

就是因为在箱庭里已经找不到能够拯救自己的共同体的希望,黑兔才只能寄希望于异世界的人。

毕竟,谁又会愿意加入一个只剩下小孩子,据点还是废墟,甚至连名号与旗帜都没有的共同体呢?

在这个以游戏为主的世界里,想参加游戏的话,必须得以共同体的名义进行。

这样一来,没有旗帜又没有名号的共同体,想参加游戏的话,那根本就是困难重重。

在这个以游戏为主的世界里,连参加游戏都这般困难?

那跟走投无路有什么分别?

理所当然,也就没有谁会选择加入这么一个共同体了。

然而,在场的四个人却是绝对的异类。

“魔王吗?”逆回十六夜哈哈一笑。

“很好!太有趣了!”

逆回十六夜的大笑声瞬间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怎么?”久远飞鸟看向了逆回十六夜。

“你决定要加入了吗?”

“如果没有先前说过的话,我应该会选择加入吧?跟魔王斗智斗勇不是挺有趣的吗?”逆回十六夜耸了耸肩。

“不过,既然本大爷已经说过那边那位小哥怎么选择,我就怎么选择,那就不会收回这句话。”

“啊拉,那就是跟我一样的理由了吧?”久远飞鸟蓦然一笑。

“我也不会收回之前说过的话喔。”

“同上。”春日部耀还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

“只要他加入,那我就加入。”

言下之意是,诺亚依旧掌握着决定权。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再一次的汇聚在了诺亚的身上。

黑兔也微微抬起头来,一对充满了忐忑、不安、紧张与期待的眼眸直视向了诺亚。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诺亚苦笑了一声。

诺亚看向了黑兔,眼神中透露出了一丝丝的温柔。

“想为同伴守住家吗?”

“是…是的!”黑兔先是一怔,旋即坚定的点了点头。

“黑兔想为同伴们守住这个家!”

看着黑兔那坚定的神情与表情,诺亚终于是笑了。

“我明白了!”诺亚点了点头。

“我就加入你的共同体吧!”

黑兔猛的抬起头来,惊喜万分的看着诺亚,直到确认诺亚没有开玩笑的意思以后,紧紧的抿起了嘴唇,一张俏脸上浮现了一个笑容。

那个笑容,异常的美丽。(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