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app岛片

  

(十分感谢‘星之书院’的10000打赏!以及‘迷宫的夏天’、‘同人书友_Archer’、‘克苏鲁丶发糖’、‘丿萌神?白灬’、‘隨楓起舞’、‘无风皓天’、‘Pokémon’、‘ZS347’的打赏!)

“哼~~哼~~哼哼~~”

走在环境优美的小道上,黑兔如同一个天真烂漫的少女一样,一蹦一跳着,看上去心情非常的好。

不过,所谓的月兔也确实是天真烂漫的一个种族。

黑兔所属的月兔一族是在印度神话中被提及的存在。

在印度神话中,月兔原本只不过是普通的兔子,为了拯救一个即将丧命于烈火下的老人,主动跳进了烈焰中,葬身于火海之下,从而牺牲。

因为这样,自我牺牲的兔子感动了神明,被神明所选召,成为了神的眷属。

从此,才有了月兔一族的存在。

换言之,所谓的月兔就是一群以自我牺牲作为功绩,从而得到了神明的选召的物种。

能够为了拯救他人而牺牲自己的月兔,无论是从功绩上还是从声名上,都是能够感动其余人,并被别人所信赖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说是天真烂漫的话,那也不无不可吧?

至少,诺亚看着这样的月兔,脸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笑容,并故作漫不经心般的开口。

“你的心情好像很不错嘛?”

“Yes!黑兔现在的心情可以说是这几年以来最好的!”黑兔以开心的语气回答道。

“原本穷困潦倒的共同体一下子就得到了四位极具实力与潜力的成员加盟,从今天起,我们的共同体一定会有所改变的!”

从黑兔的语气中,众人听出了一种浓浓的希望与期待。

这种希望与期待,完全是发自内心的。

所以,黑兔为此感到开心。

只不过,这份开心却不是针对自己着想,而是针对共同体着想。

为了他人的快乐而发自内心的感到开心,让人深刻的领悟到了黑兔真不愧是以自我牺牲作为功绩的月兔一族的后裔。

因此,连逆回十六夜、久远飞鸟与春日部耀一行三个问题儿童的面色都变得缓和了不少了。

“大家若是知道有这么优秀的成员加盟。一定会很开心的吧?”黑兔极为开朗的自言自语着。

“作为首领的仁少爷以后也可以不用那么辛苦了。”

“我说,黑兔,虽然你这么开心,我也不好泼你冷水。但你也稍微为自己着想一下怎么样呢?”诺亚无奈的叹了一声。

“你不是也说过了,直到目前为止,共同体的存在都是靠着你做裁判时的收入才得以维持的,所以,在所有人里面。最辛苦的还是你自己吧?”

“唉?”黑兔似乎完全没有想到诺亚会说这样的话,微微怔了一下以后,连忙摇手摆头。

“不不不,黑兔也没有那么辛苦啦,本来,作为拥有审判权限的月兔一族,黑兔的职责就是担当各种恩赐游戏的裁判,比起人家,仁少爷跟共同体里的大家才是真的辛苦。”

“是这样吗?”久远飞鸟将目光投至黑兔的身上,以即似挑衅又像反驳一样的话语。威风凛凛的说道。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那你也没有必要那么拼命的求我们加入共同体了吧?会那么做不就是你也一直在为共同体而努力的证明吗?”

“我也是这么想的。”春日部耀像是在欣赏周围的美景一样,不断的东张西望着,但却极为恰到好处的插话进来。

“太谦虚了可不好。”

“你就完全没有考虑到自己吧?”逆回十六夜更是直言不讳的出声。

“虽然这也是一种美德,但过头了就会让人感到反感了,那样会很让人不爽的,知道吗?”

“啊…啊咧?”黑兔一对兔耳有些丧气似的垂了下去了。

“为…为什么人家会突然遭到说教啊?”

“只是想让你也稍微替自己着想一下而已。”诺亚耸了耸肩。

“就像大家所说的一样,奉献是一种美德,但一味的奉献,没有得到任何回报的话。那作为你的同伴,确实会多少觉得有些不爽,主要是我们没有办法接受吧?”

逆回十六夜、久远飞鸟与春日部耀一行三人同时点头赞同。

包括诺亚在内,这里的每一个人本来就都是自尊心颇高的存在。

接受别人的帮助不是不行。

可若是一味的被别人帮助。那就只会显示出自己的无力与无能了。

毫无疑问,这是诺亚等人绝对不能忍受的。

所以,在这里,还是得给即将成为同伴的黑兔做做思想工作才行了。

只是,以牺牲奉献作为本能,感到理所当然的黑兔却只是一脸的迷惘。

“是…是这样吗?”

看到黑兔那一脸迷惘的样子。诺亚、逆回十六夜、久远飞鸟与春日部耀均都互相对视了一眼,转过头,刚想对黑兔说点什么的时候,陡然在同一时间里闭上了嘴巴,停下了脚步。

“恩?”黑兔顿时也停下了脚步,望向陡然停下的诺亚一行人,犹豫了一会以后,有些战战兢兢的开口。

“各…各位?难道黑兔惹你们生气了吗?”

黑兔的询问,没有引来任何一个人的回答。

因为,以诺亚为首,一众问题儿童们全部都将目光投向了前方。

在那里,有着众多的小巷。

黑兔先是一脸困惑的歪了歪脑袋,可下一刻,一对长长的兔耳也是一抖,表情一僵,猛的转过头,看向了前方众多的小巷。

然后,黑兔娇喝出声了。

“谁在那里?!”

全场,蓦然一静。

紧接着,一个有如低笑一样的声音便是响了起来了。

“哦呀黄片软件怎么下载?哦呀?被发现了吗?真不愧是耳朵能够与箱庭的中枢相连接的兔子呢?”

说着这样的一句话,一道身影从前方的小巷里挤了出来。

那是一个身高超过两公尺,体型也极为魁梧,却将庞大的身躯塞进了贴身的晚礼服里,有种假斯文的感觉一样,长相充满了暴力的因素的奇怪男子。

看到这个魁梧的男子,黑兔微微一惊。

“贾尔德?盖斯帕?!”

“真高兴你还记得我,黑兔。”被黑兔唤为贾尔德的魁梧男子露出了一个做作的笑容,并朝着在场的所有人弯下腰,行了一礼。

“各位好,我是『Fores Garo』的首领,正如黑兔所称呼的一般,名为贾尔德。”

闻言,诺亚、逆回十六夜、久远飞鸟与春日部耀一行人再一次的互相对视了一眼,随即纷纷都将目光投向了黑兔,眼中充满了询问的意味。

收到一行人的眼神的黑兔轻声解释。

“在箱庭的上层,有一个以魔王作为主导,名为『六百六十六之兽』的共同体,贾尔德的『Fores Garo』正是隶属于『六百六十六之兽』的麾下,在这个2105380外门附近,将能够活动的中等共同体全都支配在手,势力相当庞大的一个势力。”

黑兔的解说,让在场一行人的眼神都变了。

除了诺亚以外,逆回十六夜、久远飞鸟与春日部耀都将不安分的眼神投向了贾尔德。

“原来如此。”逆回十六夜开心的笑了。

“魔王麾下的共同体吗?”

逆回十六夜的笑容,毫无疑问是盯上了什么有趣的猎物的笑容。

然而,落在贾尔德的眼中,却是仿佛变成了敬畏的笑容一样,挺起胸,一副极为自豪的模样。

“嘛,跟『Thousand Eyes』那种遍布所有区域跟阶层的超大型共同体比起来,我的共同体只是在七位数里占占位置而已,但也比连旗帜跟名号都没有的『No Name』好多了吧?”

“你…?!”黑兔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激愤了起来,刚想上前,却是被诺亚给拦下。

“然后呢?”诺亚若无其事般的询问道。

“2105380外门的大人物来寻找我们这个连旗帜跟名号都没有的『No Name』有什么指教吗?”

“我是来邀请你们的。”贾尔德直接开口。

“你们要不要加入我的共同体呢?”(未完待续。)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