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戒视频网最新地址

  

半日后,金鲤岛。...

<>

翠浪千层之中,光华如莲,托起一个青玉葫芦,倏尔烟云敛去,化为一个俊美的少年,广袖长衣,丰神俊朗。

景幼南脚下一点,衣袂带风,来到岛上。

抬眼看去,莽莽群山,幽幽密林,绿水回绕,望不到尽头。

置身其中,气机絮乱,别说是寻找凤凰草,就是东南西北都不一定分得清楚。

“难怪众人都知道岛上有凤凰草却少有人能够到手,”

景幼南点点头,不过这一点却难不倒他,只是一拍腰间的龙角海螺,青光垂地,吐出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娃娃。

“咿呀呀,”

胖娃娃一出来,小鼻子抽了抽,嗅到海风中掺杂泥土的清新味道,欢快地叫了声,笑得眉眼弯弯。

“来,胖娃娃,”

景幼南摸了摸胖娃娃肉呼呼的小脑袋,喂了它一颗丹药,然后叮嘱道,“找一找凤凰草。”

“咿呀呀,”

胖娃娃一边叫,一边用小手比划,表示自己已经听懂。

它是天生灵药,灵智如同二岁的娃娃,对其他懵懵懂懂的,但对于灵草药芝却有修士不可比拟的天赋,一点就通。

果不其然,只是不到半盏茶的功夫,胖娃娃就咿咿呀呀叫起来,手舞足蹈,这个小东西已经嗅到了凤凰草的气息。

“好,”

景幼南大喜,用手一招,道器罗盘化为半截金灿灿的绳子,一头系在胖娃娃的脖子上。

“咿呀,”

胖娃娃用胖乎乎的小手拽了拽金绳,委委屈屈的叫了声,它才不喜欢这个样子。

“听话,”

景幼南捏了捏胖娃娃的小脸,用金绳子拴着它,倒不是怕小东西跑掉,而是借道器护佑,免得遇到危险。

要知道,岛中灵机紊乱,地形复杂,要是为了寻找凤凰草导致胖娃娃受到损害,可是哭都来不及。

胖娃娃到底是乖巧听话,小东西原地转了个圈,就不在闹腾,然后循着凤凰草的气息,摇摇摆摆往前走。

景幼南大袖一展,脚下御风,跟在后边。

一路之上,跋山涉水,爬树钻洞,左转右转之间,要不是有胖娃娃领路,恐怕根本找不到头绪。

除此之外,岛上不乏异兽出没,它们张牙舞爪的样子,吓得胆小的胖娃娃哇哇大哭,幸好有景幼南和道器罗盘出手,直接格杀当场。

两个时辰后,刚刚手脚并用爬过一块山石的胖娃娃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张开小手,咿呀呀地叫。

“凤凰草。”

景幼南抬眼看去,只见陡崖之上,一株灵草扎根其中,火焰在周围升腾,状若锦鸡,五彩毫光氤氲,宛若实质。

“果然是凤凰草,”

景幼南拎起胖娃娃,脚下驾驭遁光,下一刻就来到崖上,然后指着凤凰草,道,“胖娃娃,你来。”

“咿呀,”

胖娃娃奶声奶气地叫了声,小手一比划,一个玲珑玉锄成型,上面交织花纹,熠熠生辉。

“咿呀,”

胖娃娃扛起玉锄,吭哧吭哧开始动作起来,要把凤凰草不损任何药性般挖掘出来,小东西这个天生灵药自然是行家里手。

不一会,胖娃娃就把凤凰草完好无损地挖出来,献宝似地高举过顶,大眼睛眨啊眨的,一副巴巴等表扬的可爱模样。

“嗯,胖娃娃真乖。”

景幼南先接过凤凰草,拿出准备好的灵符贴上,用来保持它药性不流失,然后又取出一黄色网站草莓视频下载颗丹药,塞到胖娃娃嘴里。

“咯咯,”

胖娃娃把丹药咬得咯咯响,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线。

正在景幼南抱起胖娃娃准备离开之时,突然之间,崖下的深潭之中好似沸水一样汩汩往外冒出水泡,须臾潭水一开,一个狰狞的头颅伸出,状似马面,生有细鳞,眼瞳目放奇光。

“这是看守凤凰草的异兽?”

景幼南上下打量了一眼,气势惊人,但很明显没有开启智慧,只有自我的本能。

“哇,”

胖娃娃正开开心心吃着丹药,陡然间见到如此凶兽,先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吓得哇哇大哭。

“呱,”

马面异兽嗅到大哭的胖娃娃小身子传来的成熟药芝的香气,兴奋地叫了声,额头上的竖瞳看过来,一道惊人的黑光落下。

胖娃娃这一下子吓得连哭都不会了,它僵硬着小身子,眼睛瞪圆,小嘴无意识地一张一合,好似出水的胖头鱼。

“笨蛋,”

器灵妍儿鄙视了一下只知道大哭的胖娃娃,口念法诀,黑光根本没有近身,就被罗盘本体挪到一边。

“杀,”

景幼南用手一指,大五行化生葫芦飞出,滴溜溜一转,千百剑气迸发,交织剑网,把异兽裹了进去。

噗噗噗,

剑气纵横,无坚不摧,即使异兽的鳞甲坚硬如铁,依然是抵挡不住,顷刻间血肉乱飞,把深潭都染成血红。

“呱,”

异兽惨叫一声,就想缩回深潭,逃之夭夭。

“进来吧。”

趁着这个机会,景幼南激发腰间的龙角海螺,一道青光飞出,上下一卷,异兽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到最后被海螺吸了进去。

轰隆,

异兽落到龙角海螺里,水火四溅,一种玄之又玄的气息升起,略一盘旋,融入到水天之间。

“咦,”

景幼南神色一动,他敏锐地察觉到龙角海螺之中的禁制法阵在微微抖动,好似在欢呼,在雀跃,在呐喊。

“这是什么情况?”

景幼南摩挲着龙角海螺上的花纹,心中有些振奋,他有一种预感,龙角海螺这件龙族的异宝在经过重新祭炼后,绝不是只是储物法器那么简单。

“难道是要吸收水中异兽的气息?”

景幼南念头转动,冥神苦想,要知道他现在可是在四海之中,如果龙角海螺能够开发出更多的威能,实在是天大的幸事。

“哇,”

被吓呆的胖娃娃刚恢复过来,一睁眼又看到深潭上漂浮的碎鳞和血肉,又被吓得哇哇大哭,眼泪如断线珠子似地往下流。

“还忘了你这个小东西。”

景幼南连忙大袖展动,裹起胖娃娃,把它送进龙角海螺。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