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果派app免费下载

  

(十分感谢‘berrycake’、‘云闭日月光’、‘梦幻书仙’、‘德克萨斯老妖怪’、‘紫夜玄星’、‘玥鈃’、‘穷熊极饿’、‘花中梦’、‘又默默的看着你更新’、‘時三’、‘书友160415164148828’、‘御前小侍卫’、‘复罪的痛苦’的打赏!)

不得不说,前往御座厅的这段路,绝对是诺亚有生以来走得最受煎熬的一段路。

牵着维拉的手,诺亚一路走来,真的是被各种各样的眼神给打击得不清。

那种好像看着诱拐可爱孩童,准备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的眼神,说实话,哪怕是最不喜波及无辜的诺亚都不由得有种想将周围那些愚蠢的家伙全部大卸八块的冲动。

这种时候,如果因为太过于煎熬,就像逃避一样的松开维拉的手的话,那反倒会让诺亚有种心虚的感觉。

干脆,诺亚心一横,直接一路牵着维拉,前往了御座厅。

“恩?”维拉似乎并不明白诺亚的表情为什么会那么纠结,周围的人为什么会一副愤慨吃人的模样,歪着脑袋,还在那里茫然着。

如果这里真的有一些拥有特殊癖好的蜀黍的话,看到维拉这个模样,估计连鼻血都会喷出来吧?

而这样导致的便是诺亚一路以来受到了更加尖锐的视线,变得更加难熬而已。

最后,诺亚总算是熬到了御座厅。

一进入御座厅里,诺亚便是看到了熟人。

“莎拉?珊朵拉?”

听到了诺亚的声音,正在和和气气的闲聊着什么的莎拉跟珊朵拉转过头来,紧接着便是看到了诺亚。

就在莎拉与珊朵拉准备跟诺亚打招呼时,两人便是看到了被诺亚给牵着的维拉,表情顿时僵硬了起来。

眼看着莎拉与珊朵拉的表情都变得僵硬了起来。诺亚立即开口。

“先说清楚,这可不是我从哪里拐来的小孩。”

话落,莎拉跟珊朵拉还没有做出反应,被诺亚给牵着的维拉便是反驳出声。

“我不是小孩。”

可惜,那软绵绵的声音,与其说是反驳,还不如说是撒娇。

莎拉与珊朵拉这才反应了过来。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眼,随即同时苦笑。

“我们也没说那是你拐来的小孩。”莎拉调侃般的出声。

“倒不如说,如果能够这么轻易的就拐到北区最强的香蕉视频app无限观看下载恶魔,那我觉得,我以前绝对小看了诺亚先生了。”

“维拉才不会被谁给拐走,她可是我们北区的王牌之一。”珊朵拉有些气呼呼似的埋怨道。

“真是的。别说那些奇怪的话,姐姐。”

“姐姐?”诺亚愣住了。

“这么说来,好像还没有跟诺亚先生说过吧?”莎拉注意到了诺亚的讶异,微微一笑。

“那我就重新自我介绍一下好了,我是莎拉,全名是莎拉-特尔多雷克。”

特尔多雷克?

那不是珊朵拉跟曼多拉的姓氏吗?

仔细一看,莎拉似乎拥有着跟珊朵拉一样。如同火龙的鳞片一般的红发跟一对远比珊朵拉成熟的龙角。

再加上珊朵拉又叫莎拉做姐姐。

难道…

“看来,你已经猜到了。”莎拉耸了耸肩。

“没错,我就是珊朵拉跟曼多拉的姐姐,原Salamandra的成员。后来因为一些波折,流浪到了南区,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一角的首领,龙角鹫狮子联盟的议长。”

听到这里,诺亚识趣的闭上了嘴巴了。

为什么原本隶属于Salamandra的莎拉会流浪到南区,转而成为南区的阶层支配者呢?

如果想当阶层支配者的话,那不用这么麻烦的吧?

毕竟。莎拉是珊朵拉与曼多拉的亲生姐姐,如果留在Salandra的首领之位。成为北区的阶层支配者不过是迟早的事情不是吗?

既然这样,为什么会流浪到南区。成为南区的阶层支配者呢?

这些问题,虽然都从诺亚的心中浮现,但诺亚并没有询问。

不是不能询问,而是没有必要询问。

人家的隐私,问了的话反而是多管闲事。

所以,诺亚理智的没有再继续询问下去。

见状,莎拉看向诺亚的眼中不由的浮现了一丝赞赏。

本来,莎拉还以为诺亚只是在战斗力上有建树而已。

现在看来,不止是力量,在智慧与为人处世上,眼前这个英雄同样有着别人所没有的敏锐一面。

不过,那倒也是。

作为Salamandra的前成员,又作为南区的阶层支配者,莎拉自然是听说了北区遭到黑死病的魔王袭击时的事情。

理所当然,莎拉也知道,解决了那一次的魔王游戏的人物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的人就是眼前这个男人。

能够解开魔王的游戏,那便足以证明诺亚不是只有力量的莽汉。

这让莎拉对诺亚越来越重视了起来。

(有能力与人类最终试炼单打独斗,甚至造成了威胁的人类,毫无疑问,这个人才是对付三头龙的王牌,在天军不会出动的情况下,或许,我们得将希望寄予他的身上了。)

这就是莎拉心中的想法,也是事实。

这个时候,珊朵拉才有些好奇的看向了维拉,对着诺亚问道。

“诺亚先生,你怎么会和维拉在一起啊?”

“别问我,其实,我现在都有点摸不着头脑。”诺亚叹着气,将一脸茫然的维拉推到众人的面前。

“这丫头突然出现,又让我帮她,说话又不明不白,我自己都有些糊涂了。”

“帮她?”珊朵拉有些讶异而起。

“帮维拉吗?”

“帮?”莎拉则是若有所思了起来,随即,对着维拉说道。

“难道,你想让诺亚先生帮你对付魔王麦克斯韦?”

维拉眼前一亮,连连点头。

见状,珊朵拉似乎也明白了。

只有诺亚,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模样。

“对付麦克斯韦?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莎拉与珊朵拉的表情顿时变得无比怪异了起来。

而维拉则是浑身一颤,像是想到什么会让人起鸡皮疙瘩的事情一样,眼角带泪的重新拉住了诺亚的手。

那个样子,简直就像是找到避风港的小孩子。

看到这里,诺亚多多少少也能猜到怎么回事了。

“难道,麦克斯韦跟维拉有过节?”

只能这么认为了。

因为跟麦克斯韦有过节,却对麦克斯韦无可奈何,结果,对于曾经一度击溃了麦克斯韦的诺亚,维拉才会像这样产生好奇,又来寻求诺亚的帮助。

这就是诺亚的猜测。

然而,下一刻,维拉的话,让诺亚的表情完全凝固了。

“才不是有过节!”维拉眼泪汪汪的纠正道。

“那家伙只是一个恶劣的跟踪狂,一直缠着人家不放!”

“恶劣的跟踪狂?”诺亚完全反应不过来了。

“该怎么说呢?”莎拉苦笑出声。

“这么说吧,魔王麦克斯韦对维拉抱有着过分的爱恋,在还没有来到箱庭里以前便一直在追求维拉,为此甚至不惜一直纠缠着她,哪怕是维拉来到了箱庭,那个魔王也在外界修炼了数百年的时间,靠着自己的力量,打开了来到箱庭的入口,最终,一路追了过来。”

意外的事实,让诺亚就像是吞了苍蝇一样,一脸的苦闷。

“那…那可不是一般的跟踪狂!”维拉就像是为了向诺亚展现自己的无助一样,竭力的说道。

“那个家伙即喜欢陶醉,也喜欢妄想,明明我都说不喜欢他了,他还一直说我只是在闹别扭,在害羞,不断的说着恶心的话,我很讨厌他,非常非常讨厌他,但那家伙会用瞬间移动,无论我逃到哪,他就跟到哪!”

那个家伙,原来这么恶心吗?

难怪维拉会求助到诺亚这里,那是实在被烦到不行了才没办法的吧?

就在诺亚这么想着的时候,珊朵拉也开口了。

“而且,我们有可靠消息,称麦克斯韦魔王似乎就在附近活动,似乎准备利用三头龙的分身体做些什么。”

这句话,让诺亚的眼眸闪烁了起来了。(未 完待续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