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精品国产福利观看

  

月牙小岛上,东风回暖,遍地青翠,有傲霜君子竹,欺雪大夫松,亭亭如盖,异香萦怀。景幼南身披玄色仙衣,腰系玉带,眉目疏朗,依稀能看到眼角的笑意。由不得他不高兴,要知道,自中古之后,灵气日益稀少,天地间的灵草灵药的价值与日俱增,很多种灵草灵药直接是有价无市,可遇不可求。在这样的情况下,要是掌握比旁人快数倍的培育药芝灵草的方法,简直就等于捡到了一个储量惊人的金矿,直接坐在家里等数钱就行。除此之外,人参女娃作为天生灵物,传说中的神药,只要能一日日成长下去,将来从它身上得到多少好处,恐怕没人能想得到。像这种过普通修士的资本一点点汇聚起来,拧到一起,以后才会形成破天大势,奠定通往无上大道的基础。正放飞想象编织未来锦绣前程的景幼南,突然感到手背一阵子疼痛,低下头,就见人参女娃鼓着小腮帮子,细密的贝齿死死咬住不放,因为用尽全力,头上的羊角小辫都晃来晃去,格外显眼。景幼南一下子把人参女娃甩到地上,抬起手背,看到上面有一个小巧而清晰的牙印,入肉三分。“你这个小东西,”景幼南抽了口气,几天时间没见,它的牙齿锋利了许多,可能一般的法器都比不上。人参女娃一屁股墩坐在地上,痛的小脸只抽抽,眼珠子都在眼眶中打转。不过,今天也不知道这小家伙犯了什么性子,竟然也忘记了害怕,很快地爬了起来,扬起灰兮兮的小脸,咿咿呀呀叫着,一蹦三尺高。人参女娃手脚并用,如树袋熊一样,吊到景幼南身上,小嘴张开,露出整齐锋利的牙齿,连撕带咬。景幼南没想到人参女娃这么大胆,一个不小心,让小家伙撕咬了几口,身上的道袍仙衣也开了几个口子,是前所未有的狼狈。面色一沉,景幼南手臂陡然间暴涨,一把抓到人参女娃的羊角小辫,把它拎了起来。“咿呀,”人参女作死地挣扎,娃胖乎乎肉嘟嘟的小手小脚胡乱踢腾,口子出似尖叫似咒骂的声音。感受到手中传来的挣脱之力越来越大,景幼南目光一寒,右臂用力,狠狠地把人参娃娃掼在地上。嘭,尘土飞扬,人参女娃头顶上再次出现漫天的星星,不过,这小家伙马上瞪大眼睛,胖乎乎的小胳膊伸出,要去抓扯景幼南的手臂。“哼,”景幼南再次把人参女娃拎了起来,举到身前,然后重重砸到地上。连续五六次后,人参女娃被摔地晕头晕脑,眼皮一翻,往后一栽,昏了过去。大半个时辰后,人参女娃才醒过来,白白胖胖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看到景幼南,它就吓得哆哆嗦嗦,蹲在地上,也不起来,只知道嘤嘤地哭。“这才正常,”景幼南点点头,刚才人参娃娃有如此反应,主要是因为突然增强了力量,从而心思膨胀,在潜意识里觉得自己无所不能。这其实是心智被力量左右,染上了心魔。佛经中记载,僧人通常可以当头棒喝,让人迷途知返。景幼南今天是通过一下又一下毫不留情地摔打,让人参女娃恢复了平时的心智。这个方法有效是有效,不过,太过简单粗暴,要是换一个别的人来,十有**下不了手。毕竟,像人参女娃这样可爱灵巧的小家伙,普通人都会有恻隐之心。“好了,不要哭了。”景幼南皱了皱眉头,心情不算好,本来他还打算多找一些灵草灵药移植到海螺中,让人参女娃不断提升实力,如今看来,这样的方式相当于拔苗助长,会有隐患。要不是这次自己进入了海螺,现了这一问题,要是真让人参女娃这样的天生灵物出了事,有个三长两短,到时候不得哭死。从心魔中清醒过来的人参女娃六识异常敏锐,一感觉到身边的恶人有怒的迹象,小身子不由得颤抖了下,连忙用小手捂住嘴巴,可怜巴巴地蹲在地上,不敢出声。“暂时就这样吧,”景幼南也想不出别的好办法,只能保持原状,以后多关注下人参女娃的动静,一旦现不对,随时准备阻止。临走前,景幼南又把人参女娃提了过来,叮嘱它要好好看护岛上的药芝灵草。不到三尺高的人参女娃小手拽着肚兜的一角,战战兢兢,小脑袋点地飞快,像小鸡啄米一样。东阁,引凤台。朱栏宝槛,金碧辉煌,细细的丝竹之声传出来,悠扬动听。席玉妍来到园中,一边走,一边打开如瀑的秀,任凭满头的珠翠掉在地上,叮叮咚咚。正在高台上对着铜镜补妆的卢秋月听到声音,转过头来,开口道,“玉妍,你不是要出去游玩的嘛,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谁惹你生气了?”她的声音酥软香甜,比黄鹂鸣叫还要好听百倍。席玉妍气呼呼地坐下,青丝随意垂在胸前,半遮半掩的饱满玉峰,呼之欲出,她翻了翻白眼,撅起小嘴,道,“刚出门就碰到对面龙诏阁上的人,居然是个可恶的玄门弟子。真是没看黄历。”“玄门弟子?”卢秋月放下铜镜,坐直了身子,细长的凤眉上挑,绝美的俏脸上露出丝丝的寒意,冷声道,“他们的鼻子还是这么灵。”席玉妍玉手绞在一起,想了想,道,“只有一个人,还是筑基修为,应该是无意间进入天马岭的,不可能知道我们的计划。”卢秋月站起身来,身穿百蝶梅花上衣,腰身收紧,笔直修长的美腿散出玉质的光泽,她踱着步子,道,“华羽宫的人既然把他安排在左近,是存心让我们双方见面了,他们是想表达,还有别的选择吗?”“哼,想要左右摇摆,也得看看他们的实力,真是不知死活。”席玉妍撇了撇嘴,要不是有某些顾忌,不方便动手,别说是华羽宫,就是整个天马岭也早就不复存在了。“上面说过,华羽宫的大宫主不是简单人物,这件事情不能大意,你先在这等着,我去跟大姐说一声。”卢秋月想了想,站起身来,提起裙裾,下了高台,向最重要的宫殿中走去一路上瓶插仙花,炉焚檀香,大片大片的云光倾洒下来,映照在琉璃鸳鸯瓦上,如水般空明。等到了里面,就见一带清流碧水,势如游龙,上面漂浮着一盏盏的玉莲风灯,风一吹,诸灯争辉,银花雪浪,真真如同置身于琉璃世界。一名女冠端坐在万盏莲花中央,额点朱砂,妙音仙姿,怀抱拂尘,美目似开似闭。“大姐,”卢秋月轻声唤道,语气恭敬。莲台上的女冠睁开美眸,声音如珠落玉盘,开口道,“秋月,有何时?”“大姐,玉妍刚刚见到一名玄门弟子。”卢秋月连忙把方才席玉妍说的话重复了一遍,也顺便说了说自己的推测。女冠静静听完,沉吟了片刻,开口道,“一个玄门弟子,无关大事,他既然来参加果会,到时候试试他的跟脚就是。”“大姐说的是,”卢秋月垂手而立,别看两人年纪相差不大,但她一直是如同对待长辈一样。她心里明白,凭借对方身后庞大的背景,以及自身旁人难及的天资,不定什么时候会一飞冲天,成长为举足轻重的大人物。这次前来天马岭,自己和席玉妍才是联姻的人选,至于面前的这位,只是过来捞取功绩,以便于以后提拔而已。能与这样的人物姐妹相称,结下一段善缘,将来的好处不可估量。女冠双目清明,望向卢秋月,轻声道,“这次只要顺利完成任务,我会给你和玉妍请功,一次进入三阳云水池的机会免费污视频下载是有的。”“多谢大姐,”卢秋月兴奋地俏脸通红,声音都有些颤抖,能进入三阳云水池,洗练筋骨,这样的事情,往常都是在做梦中才有啊。“好了,秋月,你先出去吧。”女冠用手的拂尘一甩,重新闭上双目。卢秋月轻轻一个万福,提裙,小碎步离开。大殿重新恢复平静,不多时,一团乌云出现在女冠的头顶之上,大有半亩,电蛇狂舞,雷鸣阵阵。咔嚓,雷球在半空中相撞,迸出耀眼的光芒。水中的莲花沐浴雷光,尽情地舒展开枝叶,好像一个贪吃的孩子,拼命地往嘴里送。雷霆,既是毁灭之源,又是生机之始。刹那间,整个宫殿中充斥浓郁宛若实质般的生机,有一种活泼泼的味道。如果景幼南在此,一定会惊讶的现,莲台上端坐的女冠不仅容貌与他在龙山鼎湖中见过的贺氏姐妹花有几分相似,就是她如今施展的雷霆道术也不会陌生,赫然是当初打地他狼狈逃窜,差点丧命的生息雷云。只是比起贺雨晴驱使的霸道绝伦的生息雷云,这个女冠走的是孕育生机的路子。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