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app没了吗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赵海也笑着端起了酒杯,冲着风中信道:“多谢阁下,请!”说完两人轻碰了一下酒杯,随后一口把杯里的酒给喝了,这酒的味道只能算是一般,不过也不算难喝,难怪可以得到那么多人的喜欢。

风中信放下了酒杯,又拿起酒壶来,给赵海倒了一杯酒,这才接着开口道:“我们家只有我们兄弟两人,我们的父母以前也是散修,在我十二岁,弟弟十岁的时候,他们一起出去做一个任务,就在也没有回来,我们兄弟两人一起相依为命,就在去年,我有一些闭关修练,我弟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加入了方为家他们的队伍,跟他们一起出去,就在也没有回来,后来等我出关了,我一直在追查这件事情,就在几个月之前,我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我就一直在跟着方为家他们一伙,想要找机会报仇,但是他们这一伙人十分的小心,他们在几个不同的坊市里流患,用各种各样的方式,拉人入伙,而所有跟他们一起出去做任务的修士,就在也没有回来的,他们这样的行动,当然也瞒不过其它人,坊市中很多以做生意为主的散修都认识他们,也都知道他们的危险,当然,也知道他们的实力。”

说到这里,风中信又举起了酒杯,跟着赵海一起喝了一杯,随后他放下了酒杯,沉声道:“我也是通过那些人才查到方为家他们一伙的,之前我还试着跟踪过他们,但是我却不敢离他们太近,也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他们也十分的小心,一开始还能跟上他们,但是当他们进入到血海里之后,就在也跟不到他们了,所以一直都失败了,我本来以为,自己没有办法报仇了,却没有想到,先生你这一次跟着方为家一起出去,却活着回来了这让我马上就知道,先生你可能已经把方为家给杀了,但是我还不能确定,所以我决定试探一下先生,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把方为家给杀了,从先生你的反应上我可以看得出来,是真的,我真的很高兴,多谢先生你为我报了弟弟的大仇。”

赵海看着风中信,微微一笑道:“不用客气,真的,方为家他们想要我的命,我自然就会要他们的命,这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不得不说,他们这一次找错我了。”说完他端起了酒杯,冲着风中信一举,风中信也举起了酒杯,两人一口把杯里的酒给干了。

风中信放下了酒杯,又给赵海倒了一杯酒,这才对赵海道:“先生,我能不能问问,你是如何杀了他们的?他们可是有十多个人呢,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一边说着风中信一边一脸兴奋的看着赵海。

赵海微微一笑道:“也没有什么,只不过他们并不知道,我会用毒,所以我才能杀了他们。”赵海虽然脸上带着笑容,但是他的心里却是暗暗警惕了起来,这个风中信的话,听起来合情合理,但是赵海却十分的清楚,这其中还有一些不尽不实之处,不过他到底是真的跟方为家他们有仇,还是想要骗他,现在还不能确定。

风中信一听赵海这么说,一脸恍然大悟的神情道:“原来如此,先生请,我们在喝一杯。”说完在一次举起了酒杯,赵海微微一笑,也举起了酒杯,跟他一起又干了一杯,随后两人边吃边聊,很快一壶酒就喝完了。

喝过了一壶酒,风中信还打算要酒,赵海却推辞了,风中信也没有强求,而是对赵海道:“好,那今天就喝到这里,我们改日在聚,我就住在汇宾客栈之中,不知道先生你住那里?以后有时间的话,我在找先生你聊天。”

赵海笑着道:“好,我就住在朋聚客栈,风兄可到那里找我,对了,失礼了,一直以来都没有告知风兄我的姓名,我姓邹,名肖,你叫我邹肖就可以了,以后风兄要是有什么事儿的话,可以来找我。”

风中信笑着道:“一定,一定,我一直以来也是一个人行动,以后要是在有什么机会的话,到是可以跟邹兄弟你一起行动,这样也有一个照应,邹兄弟请。”说完站了起来,跟着赵海一起往酒馆外面走去,到了酒馆外面,两人道别之后,赵海就往朋聚客栈走去,而风中信支出往汇宾客栈走去。

到了汇宾客栈那里,风中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刚刚坐下不长时间,就听到一阵的敲门声,风中信走过去打开了门,从门外鱼贯进入几个人,不一会儿不大的客厅就几乎全都坐满了,其中一个看起来四十左右岁的文人开口道:“怎么样?人是他杀的吗?”

风中信点了点头道:“是,他承认了,方为家他们就是他杀的,也就是说,方为家他们一直在守护的东西,可能被他给得到了,我们想要得到鬼风盗当年的宝藏,也只能是通过他了。”风中信沉声道。

一听他这么说,客厅里的人全都沉默了下来,好一会儿一个人才开口道:“你是怎么想的?我看你今天跟他喝酒喝的很高兴啊,怎么?想跟他交个朋友吗?”那人语中带刺的道,显然他对于风中信跟赵海喝酒,可是有些看不顺眼的。

风中信看了他一眼,沉声道:“我们都小优短视频跟鬼风盗有仇,我们家里的长辈,全都是死在风鬼风盗的手里,我们各家的宝贝,也全都是被鬼风盗给抢走的,我们本来可以是家族弟子,宗门弟子,但是现在却全都成了散修,我知道大家都十分的不甘心,想要找到鬼风盗的宝贝,而现在鬼风盗最后的传人也全都死了,一切的线索全都落到了赵海的身上,要是赵海真的对我们产生了一点儿的怀疑,那么我们就完全没有希望可以得到那些宝贝了,要是这件事情被那些大势力知道的话,那我们只会更加的麻烦,所以我们必须要小心,我的意思是,先跟他交上朋友,然后有机会把他带离血湖岛,血湖岛是血杀宗的地盘,在这里是不能动手的,不然的话我们所有人,都会被血杀宗的人给收拾了,但是只要我们把邹肖给骗出了岛,那么血杀宗的人就管不着了,到时候我们在把邹肖给抓起来,逼问宝贝的下落,或是直接搜魂,都是可以的,怎么?有人觉得我做的不对吗?”

众人一听他这么说,全都不说话了,其中一个开口道:“你也不要放在心上,就按你的计划来,你什么时候能把人骗得离开血湖岛,我们就开始行动了,相信以我们的实力,完全可以把他给收拾了。”

“也要小心才行,要是他真的有能力把方为家他们全都给灭了,那么他的实力,就绝对是不容小视的,方为家他们的实力,我想大家都十分的清楚,就算是我们想要对付方为家他们,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一个人就能把方为家他们给灭了,那他的实力就十分的强悍了,对了,他说他十分的善于用毒,所以我们大家在对付他的时候,一定要小心这一点儿才行,因为他说他就是用毒把方为家他们全都给灭掉的。”风中信开口道。

一听风中信这么说,众人不由得一愣,随后他们全都点了点头,那个文士开口道:“罢了,看来想要收拾这个邹肖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样吧,我们去多收集一些解毒的丹药或是用品,中信,你接着跟他接触,取得他的信任,等到时机成熟了,就跟他一起去做任务,只要把他引出了血湖岛,我们就动手。”

风中信点了点头道:“好,就交给我吧,不过怕是得等一段时间,我要先取得他的信任才行,我看得出来,他现在对我还不是完全的信任,这件事情不能急,得慢慢的来。”风中信也感觉得出来,赵海对他并不是十分的信任,所以他才会如此说。

那文士沉声道:“没关系,我们可以等,这么多年我们都等了,也不在乎这几天,你这些天慢慢的跟他接触,绝对不要引起他的怀疑。”风中信应了一声,文士又转头对其它人道:“我们除了要收集一些解毒的丹药之外,还有做一件事情,那就是监视这个邹肖,看看他与什么人接触,看看他在什么地方活动,要是他真的与其它的人接触的话,那我们就要注意跟他接触的人,都是什么人了,还有一点儿,要确认一下,方为家他们是真的死了,不要被那个家伙给骗了。”

众人全都应了一声,随后那文士又分派了一下任务,就直接领着众人离开了,等到所有人都离开,风中信这才关上了门,随后他坐在客厅里,轻叹了口气,说实话,他对于赵海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他真的是不想跟赵海为敌,但是他却不得不这么做,就像他之前说的,他们这些人,全都是当年跟鬼风盗有仇的人联合在一起的,当年鬼风盗横行天下,灭门无数,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能把所有宗门和所有家族的人,全都给杀得一干二净,那些宗门和家族可能被灭了,有一些也确实是被灭得一干二净,一个不留,但是有一些,却还是留下了一些传承和门人弟子的,这些人隐姓埋名多年,一心的就想要找鬼风盗报仇,但是鬼风盗已经被灭了,这让他们十分的失望,但是同时他们也感到奇怪,鬼风盗被灭了,那么他们那些抢来的东西呢?还有,鬼风盗难道就真的没有传人吗?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怀疑,所以他们开始进行了追察。(未完待续。)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

推荐文章